最后的守护者剧情时长 玩家15小时通关心得
作者:司机 来源:全球电竞网 时间:2017-01-09 16:55
最后的守护者游戏介绍
最后的守护者剧情评价最后的守护者剧情时长与心得
最后的守护者音乐介绍最后的守护者剧情分析最后的守护者剧情时间
最后的守护者剧情攻略
最后的守护者剧情整理
最后的守护者剧情结局
最后的守护者彩蛋

  最后的守护者剧情时长不知道大家有没有了解?可能许多玩家想要知道?下面我们一起来看看吧!我想大家一定可以得到帮助的。

  上田文人说他要做一款少年与大鹫的游戏。你知道这款游戏是什么样子的。应该说,你早就知道这款游戏是什么样子的。只要你了解《ICO》、了解《旺达与巨像》、了解上田文人,这7年时间足够你猜到这款游戏是什么样子的。少年与食人的大鹫特里克,就像男孩ICO与女孩Yorda,也像旺达与他的爱马阿格罗。

最后的守护者剧情时长

  你知道少年会同大鹫发生羁绊,知道他们从生分、甚至厌恶,再到妥协、合作,会历经重重冒险,越来越默契,越来越心有灵犀,最后亲密无间,再也不能够分离。你知道当少年昏迷,睁开双眼最先看到的会是大鹫将他唤醒;你看到大鹫有害怕的东西,猜测到终有一刻它会为了少年克服恐惧;大鹫的翅膀暂时无力飞行,但总会有飞起来的时刻;你知道结局可能是你为了救大鹫而牺牲,也有可能是大鹫为了救你而牺牲,但在字幕之后,也许还有一个美满结局,上田文人说过他喜欢美满结局。如果你也曾如此猜想过,那么,我证明,《最后的守护者》就是这个样子。在这个命题下,你应该相信上田文人。《最后的守护者》无疑会实现上田式的情感体验,少年与大鹫的故事确实也和你想象中的一样,满是冒险与羁绊。但既然你已经知道了他们的故事,现在的问题就在于,你是否能真正地代入少年,并且爱上食人的大鹫特里克呢? AI与互动我花了15个小时通关《最后的守护者》。我爱上了特里克。在经历了种种以后,我很难不爱上特里克。它带我奔跑、跳跃,为我缓冲,为我战斗,它也依赖我喂食,依赖我为它开门,为它指引方向。

  这也是互动,而且在叙事中同样重要

  更重要的是,它浑身上下都是互动细节。它会突然伸过头来,要我抚摸;当我拔出刺进它身体的长矛,它会因疼痛哀嚎;看着它的大眼睛凝视别处,我感觉它若有所思。整个电子游戏史上可能还没有如此刻画生动的巨兽。上田在某一次采访中说,“大鹫不像我们在其他游戏里看到的可爱宠物,你让它干什么,它就干什么,不是那样的。大鹫与主角是一种很暧昧的、不确定的关系,这是我们想在游戏中表达的精神,所以它不会对你唯命是从。这是《最后的守护者》的主题之一。这是一种我想带给大家的全新体验。”这确实是一种全新的体验。你可以直接对大鹫下达指令,但它可能有反应时间,甚至偶尔无动于衷(是的,Yorda偶尔也这样,但没有逻辑可循,大鹫却越来越听话,虽然不听话的时候也比Yorda更气人)。这对于所有习惯了即时反馈的玩家来说,是一种前所未见的东西。

  有时你确实不知道它在看什么,但大多数时候,特里克在看你

  上田和他的开发团队为大鹫AI写了大量代码,他们赋予这个生物思想,使他有自己的意志做出行动,而它的行动又会影响到游戏中的方方面面。像这样的NPC,并不是没有,但大鹫的身份特殊,它是一只庞然巨兽,不会说话,只会用肢体动作以及眼睛的颜色表达情绪。要在游戏史上要创造这样一头生物,不爱用语言的上田就是最适合的人选之一。在其他游戏里,你要骑马,靠近后按下按键,再推摇杆就是人马合一。而在《最后的守护者》中,你得跳起来抓住大鹫的羽毛,攀爬上去(想起什么没有?是的,就跟旺达爬在巨像身上一样,只不过抓、爬、刺剑变成了抓、爬、拔矛),再发指令引导它,而它还不一定听。上田文人别出心裁地把非即时的反馈也做成互动,这样的互动更加符合现实。 动作冒险、解谜、战斗但这当然也是有代价的。大鹫有它工具性的作用,它是一头坐骑,是你解谜的合作伙伴。《最后的守护者》最为独特的交互方式之一,就是针对大鹫的指令,你可以叫它去往某个方向,叫它跳跃,叫它潜水。最需要这类指令的地方,是在“动作冒险”部分,那些你需要跑跑跳跳、却又跑不快也跳不高的地方。如果是在平地,我的建议是从大鹫身上下来,自己跑,跑到合适位置,再呼唤大鹫过来——不要试图像遛马一样尝试骑着大鹫漫步,它很难听你的,在更加激烈的地方,你才更需要骑上它。

  悬崖峭壁你可能爬过很多,但你应该从没骑着大鹫爬过

  这些激烈的动作冒险元素,同上田缺席的七年来涌现出的大量游戏没有区别,它们也比《ICO》《旺达与巨像》的演出更加壮观,大鹫同样是个走哪塌哪的狠角。你会感觉到这部分似曾相识,但骑在大鹫上走哪塌哪,也是件别有趣味的事情——没有人这么做过。与指令相关的另一方面,是“解谜”部分,如《ICO》一样的合作解谜。其中最基础的一种,是因为大鹫太大,你得发挥你小的优势,攀岩、爬墙、钻洞、荡绳索,最后打开机关,为它开门,然后它才发挥大的优势,进入到动作冒险部分,带你跳上你没法借力、没法攀爬的地方,前往下一个你需要继续为它开门的谜题。另外一种解谜的性质,是你准备好一切,推箱子、拉矿车、扔木桶,最后等大鹫来做最关键的一步,你响应这一步,又打开一处机关,或者前往到下个地点,再为它开门,或者唤它过来。

  像这样,特里克助你爬上你自己爬不上去的地方,你再跳下墙为它开门

  这同我玩《ICO》时的体会如出一辙,上田和他的团队并不以解谜设计见长,解谜只是他们用来实现双人互动的方式。整个《最后的守护者》游戏流程,没有特别复杂的机关,只要你有个双人互动的意识,把眼睛放亮一点,再对大鹫有点耐心,那么,所有的解谜都只是时间问题,不是智力、操作或者运气问题。上田他们做了足够的引导和提示,埋下了各种伏笔,就像契诃夫的枪,总有一刻会被用到,当你发现这一点时,解谜就像插入门锁的钥匙,咔嚓一声,极其悦耳。但这跟《ICO》的合作解谜又有何区别呢?大鹫比Yorda更大、大鹫比Yorda多了条尾巴,这些多出来的要素都会在解谜中用到。但要说跟《ICO》的真正区别,实际上并不大。包括轻量级的战斗在内,《最终的守护者》有意无意总会造成《ICO》的既视感。在《ICO》里,女孩Yorda是个弱不禁风的形象,你得时刻牵着她的手,稍微远离,阴影就会出现绑走她。你得挥舞棍子把它们都赶跑。

  他们会像绑走Yorda一样抓住你

  而在《最后的守护者》里,这反了过来,你不会战斗,最多只是冲撞,到战斗场景,那些遗迹卫士也会绑走你,你狂按方向键和右边四键,挣脱它们,但最终,还是需要大鹫来把你拯救。但是你有一面镜子,镜子的反光照到哪里,大鹫尾巴就会射出闪电击中哪里。不过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你会遗失这面镜子,如果它失而复得,你应该知道最终战斗就要来临。 一个不太重要的历史问题上田先前说:“《最后的守护者》同《ICO》的精髓异常接近。”是的,这两款游戏的核心如此接近,以至于上田他们直接把《ICO》的设计拿过来套用就可以。许多玩家评价《ICO》,说它是“神作”,但它更伟大的地方在于,它还是那种游戏开发者特别推崇的作品,就像马里奥、塞尔达。《ICO》影响了大量开发者,最典型的,有顽皮狗的《神秘海域3》和《最后生还者》;还有独立游戏《兄弟:双子传说》,那简直同《ICO》是一个模子出来的,只是创新了操作;甚至宫崎英高的灵魂觉醒,也是拜《ICO》所赐。

  《ICO》中的牵手,可能是游戏史上最伟大的动作之一

  “不要被所谓游戏应该怎么做那样的概念束缚。“这是上田做《ICO》时的想法,这款游戏做出惊人的减法、开创性的交互,用最简单的东西表达一切,甚至到《旺达与巨像》都有一定倒退。但《旺达与巨像》走出了自己的开创性路线,也有《ICO》简洁中没有的恢弘气势。许多玩家评价《旺达与巨像》,仍然是“神作”。我相信《最后的守护者》也会被叫做“神作”。但问题在于,《ICO》是2001年出品,《旺达与巨像》是2005年出品,距离这两部开创性的作品,已经十多年过去了。在2001年,你听说有个人要做一款“男孩遇见女孩”的游戏,你想不到他会做成《ICO》那个样子;在2005年,听说那个做了《ICO》的人又要做一款骑马在平原上与巨像战斗的故事,你仍然没想到他会做成《旺达与巨像》那个样子。 而在现在,2016年,上田文人说他做了一款少年与大鹫的游戏……他做出了我想象中的样子。

  《旺达与巨像》里忠心耿耿的母马阿格罗,同样也是最令玩家印象深刻的伙伴

  我很难说这是好是坏,但是真的,我会有一点儿失望,《最后的守护者》最终成果达到预期,但一点儿也没有超出我的预期。它让我想起2013年的《生化奇兵:无限》,有一个可爱、美好的伊丽莎白,但它本身并没有《生化奇兵》那样在不完美中闪现惊人的亮光。当然,这一点也可以是不重要的。如果你没有玩过《ICO》或者《旺达与巨像》,你不了解上田文人,《最后的守护者》已然成为爱上他的最佳选择,毕竟上田文人还是那个上田文人,全世界又只有一个上田文人。可是除了大鹫本身,《最后的守护者》对其他开发者可能不会像《ICO》《旺达与巨像》那么有意义了,在十多年后,玩其他游戏你也能发现上田文人的独特遗产。这款游戏有《ICO》那样出色的情感体验、有比它更好的演出、有通过动作冒险成分平衡出来更好的节奏,但确实可能不会有那么影响深远、意义重大。 大鹫巢与特里克而除了大鹫本身,你如果问我最喜欢《最后的守护者》中的什么,我会回答它设置的地点和场景。《ICO》设置在古堡,《旺达与巨像》则在平原,《最后的守护者》结合两者,把故事放在一处平原上的城堡,它被环状的绝壁围绕,想象一个火山口,把它放宽、放大,中心是建筑和遗迹,而且是最适合大鹫冒险的建筑和遗迹。

  看到当中冒头的白色巨塔了吗?最终你会爬上那里

  这里有耸立的巨塔、插入峭壁的壁画、高空中的栈道,我甚至怀疑上田文人他们反过来借鉴了《兄弟:双子传说》中在巨人国的高空冒险,并将之做到了极致,做到了适合大鹫的建筑主题。就像那个因《ICO》觉醒的灵魂所做的一样,这又是一部“Architecture Porn”。正在这个地方我玩了十几个小时仍不觉生厌,有些场景在通关一遍后我甚至已经记住,但没有一处地方因为难度,让我逗留太久。我卡到烦恼的关卡主要有两处。一处是我自己南辕北辙,并不关大鹫的事(你看,我都愿意为它说好话了),它一直在给我提示,但我却以为是它贪玩;另一处则是因为盲点,正巧是最终Boss战前的一个小谜题,打个比方就是,钥匙都已经插上了锁,但我却没想到可以去转动。 这两处卡关的共同之处在于,大鹫“贪玩”的行为以及无意识充当了钥匙的行为都被我忽略。所以我给打算玩《最后的守护者》的玩家一个建议,除此之外,你没必要看任何攻略,以自己体验为佳:当你卡关的时候,看看大鹫在干什么,它的行为、它的姿势,都可能是解谜的关键。如果你觉得大鹫不听你话,蠢得无可救药,那有可能是你的解谜思路出了方向性问题,也有可能是你没下正确的指令。

  注视天空的特里克,特里克在日语里面的本字是“虜”,指“俘虏”,但又与“鳥の子”,即“鸟之子”同音(在省略“の”音的情况下……)

最后的守护者剧情时长

  在《最后的守护者》正式发布前,大鹫不听话的消息不胫而走,我愿意为它辩护。特里克其实很少出大问题,它是不听话,但只是在一些细枝末节上不听话,那耽搁不了你几分钟(如果耽搁了,那我只能说你运气不好……)。我只被它真正耽搁过一次,我原谅了它。这是一只值得信赖的大鹫。在《最后的守护者》中,有一次最为重要的跳跃,去玩的朋友将会知道我在说哪。跳跃前,我下达了指令,特里克久久没有反馈,它转着头,凝视夕阳,身上的每一根羽毛都在随风闪耀。我竟然明白过来,它也许是在感受风向与风速,也许是在平复心情,总之我发自内心地去理解了它,正是在那一刹那,它通过了我私人的图灵测试。我最终又按下跳跃指令,只按了一下。特里克一气呵成,绝尘而去。


qq
综合信息
+更多
最后的守护者

最后的守护者

最后的守护者

发售日期:2016.12.6

平台:PS4

制作公司:Team ICO

发行公司:SCEA

相关推荐
+更多
主播排行
+更多
  • 1
    女流

    心灵砒霜大师。

    女流
  • 2
    阿飞

    江湖人称“骚飞”。

    阿飞
  • 3
    纯黑

    玩家最喜爱的攻略向解说。

    纯黑
  • 4
    老E

    毒舌,神枪手,大神级

    老E
  • 5
    王老菊

    太阳神教教主王老菊。

    王老菊
  • 6
    黑桐谷歌

    最专业的游戏解说

    黑桐谷歌
  • 7
    逆风笑

    穿透你心灵的魔音。

    逆风笑
  • 8
    老戴

    温柔心细的戴麻麻,老戴。

    老戴